欢迎访问:五月爱深深爱在线视频-停停俺也去我也要去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桂花村里桂花溪

桂花村里桂花溪


都说女人谈恋爱中特别愚笨,那时因为很多女人恋爱时特别投入,所以说女人恋爱时笨,那是一种赞美!

  中秋将至,又适逢国庆长假。阿郎本想要好好地休息休息,天天一早到晚忙工作,简直可以把人累死,所以都早上九点了,他还在蒙头大睡。

  但天不随人愿,他的好兄弟兼同事罗强打电话来把他吵醒,愤怒的阿郎对罗强说:「如果没有恰当的理由解释为什么吵醒我,我就诅咒你去嫖的时候染上花柳……」电话那头,罗强兴冲冲地喊:「不要那么恶毒,快起床,一起去野游……」「就为这个事吵醒我?什么野游的?我不去……」阿郎火大了,就想挂掉电话。

  「不去你可别后悔,蓉蓉想介绍她的表妹给你认识,她表妹才十九岁,一直在家闲着,今天想拉蓉蓉一起到什么桂花村看桂花,现在人已经在我家了,告诉你,她表妹绝对是个美女……」「真的?……」

  「如果骗你,我去嫖时染花柳……」

  阿郎了解罗强,他知道罗强不会拿自己「性」福发毒誓,罗强的性慾就如同他名字一样「强」。私底下阿郎喊他「性慾强」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慾,罗强经常光顾萎靡场所。自然也顺带上阿郎。

  但现在阿郎还在生罗强的闷气。

  一个月前,阿郎和罗强在单位联欢舞会上认识了几个刚分配来单位的几个小 妹妹。小 妹妹们个个长得水灵灵不说,其中一个叫蓉蓉的女孩,那简直就是个美人胚子,虽只双十年华,但已前凸后翘。

  跳舞时,阿郎不但用手抓过几次翘的地方,还不时用手臂和胸膛蹭过那凸的地方,但蓉蓉只是发嗲撒娇来抗议,直让阿郎骨头酥麻。罗强更是为其美貌所折服,兄弟俩为此还争执吵架,为了维护兄弟俩的传统友谊,他们划拳定输赢,谁赢谁先泡,一个星期为期限,谁泡不了蓉蓉谁就滚蛋,也算阿郎运气不好,让罗强先拔了个头筹,刚开始阿郎还以为自己无论相貌,气质都胜罗强多多,所以也不在乎让罗强先泡,他心想,这个蓉蓉虽然娇嗲,但怎么也能顶住罗强的一个星期浪漫爱情攻势。

  谁知道,偏偏一个星期不到,罗强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,就大声地宣布已经把这朵玫瑰给采了,虽然阿郎有点怀疑,但当他们亲昵地手拉手的时候,他这才如梦方醒,追悔莫及。心里更是大骂蓉蓉轻佻水性,连一个星期都守不住,但实际上他每次看见两人那亲热劲,心理就直泛酸。

  所以阿郎一个月来对罗强没有好脸色,貌似憨厚的罗强也心里贼明白是怎么回事,因此他极力鼓动蓉蓉帮阿郎介绍女朋友,一来可以平息多年朋友的心中怨气,二来他对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阿郎不放心,让阿郎有了一个女朋友后,也希望他死了那份勾搭蓉蓉的念头。

  蓉蓉也挺努力,介绍了几个漂亮的小 妹妹给阿郎认识,但阿郎嫌这嫌那,没有一个看上的,今天刚好她表妹大老远地从苏州跑来,要蓉蓉这个表姐带她去看桂花,蓉蓉和罗强就马上想到了阿郎。

  听说是美女,而且是蓉蓉的表妹,阿郎穿衣服,背行囊的动作不可谓不快,他心想,蓉蓉如此众,她的表妹应该不会差疵到那去。

  都说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苏杭的女孩怎么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,当蓉蓉介绍她表妹给阿郎时,阿郎笑了。

  「你好,我叫……阿郎……」

  「你好,我叫林撄……」

  蓉蓉的表妹叫林撄,她的样子让阿郎想起了好多年前听过的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《小芳》,这个林樱也梳着一条粗粗的辫子,戴着一副黑框眼睛,文文静静的,很害羞,动不动就脸红,虽然唯一能看清楚的地方就是那小巧的鼻子,但阿郎见林撄顾盼有仪态,说话如黄鹂,间中还夹带着吴越软语,娇滴滴的,他也不禁心花怒放,一扫这个月来的郁闷心情。

  和这两个漂亮得像鲜花的小美女一起去野游,阿郎的心里那是一千个愿意。

  临上车,蓉蓉娇嗲道:「撄撄,要在野外过夜噢,我还是第一次耶,有点怕怕,你呢?」林撄红着脸道:「我也有点怕……」

  知道女孩是第一次在野外过夜,阿郎又笑了,笑得很开心。

  牛郎山下有条小溪,小溪的两边长着很多桂花树。所以,当地人称之为桂花溪,小溪蜿蜒十余里,终年围着牛郎山流淌,既找不到源头,也不知道流到什么地方。

  传说呀,那桂花溪是织女的眼泪化成的。它就像一条温柔的手臂抱着心爱的有情郎,永远不分离。

  桂花村就在这条有着美丽传说的桂花溪的边上。

  金秋的江南水乡满眼还是郁郁葱葱,到处是绿色,田野里不知名的小野花依然争奇斗艳,但在澄黄,绯红,洁白,等各种色彩艳丽的桂花面前,那些小野花就逊色多了,桂花不但美,而且走到哪都能闻到一股股醉人的清香。

  「……这里好美耶……」

  「……好香喔……」

  虽然中秋是游人赏桂花的时节,但地处偏僻的桂花村还是显得那么安静,好在有两只快乐的小鸟在唧唧喳喳地嘈个不停,这才打破了这里的宁静。

  这两只小鸟就是蓉蓉和林撄。

  保护两只小鸟的当然是阿郎和罗强了,阿郎在林撄身边又是递纸巾,又是递饮料,还帮提了行李,尽献温柔殷勤之举。林撄当然心里舒坦得意,久不久对阿郎回眸嫣笑,竟然是百媚众生,就连那黑油油的大辫子,也能让挑剔的阿郎神魂颠倒。

  桂花确实很香,但两个青春亮丽的小 妹妹身上,也有一种特殊的少女香,据说这个年纪,女孩身上的汗水越多,那香气就越浓,古人说女子香汗淋漓,恐怕是这个意思了。

  少女闻花香,男人却闻少女香。

  阿郎不仅闻到了蓉蓉身上那股幽幽的体香,还发现她的香汗已经把薄薄的白色外衣粘湿透,小小亵衣的轮廓已经很清晰,胸前那凸起的两点更是越发明显。

  也许太热,她解开了胸前的两个纽扣,用手绢擦了擦从脖子流到胸脯上的汗水。

  女孩矜持,所以擦汗的动作隐蔽而迅速,但还是让紧盯着着她的阿郎看见了雪白的肌肤,映入眼帘的,还有一条深深的乳沟。似乎第六感觉察到有人窥视,蓉蓉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向阿郎望去,偷看得入迷的阿郎反应呆滞,当他慌忙逃离蓉蓉逼视的眼光时,他听到蓉蓉「哼」的一声。

  幸好有点肥胖的罗强累得有点发呆,只顾着喝水,没有注意到阿郎的龌龊之举。

  阿郎的眼光马上转到林撄身上,他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林撄裸露的双腿,由於没有遮挡,修长笔直的玉腿已经给阳光晒出了一轮红晕,但却愈发娇美迷人。

  阿郎转眼再看看蓉蓉的小腿,也是如此的粉红光洁,他艰难地吞咽了一把口水。本来出外野游都应该穿长裤,但阿郎胡噱什么桂花溪里的水都是牛郎山上流下来的泉水,不但清澈甘甜,而且滋润养颜,当地女人的皮肤个个白里透红,细腻柔滑。

  那个林撄听了还有点怀疑,但蓉蓉却是深信十足,所以,为了戏水方便,她们都改穿了短裙。

  众人沿小溪行走,看见溪水流经一个有十米长宽的转弯角,形同漏斗似的小水潭,潭底那些大小不均的河卵石清晰可见,溪水漫过,宛如一个大澡盆,旁边又有几块大岩石,大家一边刚好可以驻足休息,一边可以欣赏四周田园美景。

  「哇……这里的水真清呀,林樱,快过来……」大喊大叫的是蓉蓉,她蹲在溪边,双手掬起了一把水,把粉脸上的汗水洗了洗。小舌舔了舔樱唇道:「嗯,还真有点甜。」林樱道:「是噢,热死了,能洗澡多好……」「当然要洗了,我都受不了……」阿郎也已经被清澈的溪水所诱惑。

  游玩了大半天,虽然骄阳已经西斜,但依然让阿郎和罗强满身臭汗,头上冒烟,他们俩也不管小美女们同意不同意,扔下了行囊,脱下了衣服,「扑通」两下,跳下了溪里。

  眼瞧溪水清澈见底,以为不深,谁知道,脚一踏空,竟沉入水中,幸好两人水性好身材高,站直身子后,潭水堪堪深到阿郎的胸膛。饶是如此,也咕嘟地吃了两口水,好在溪水甘甜,刚好可以解渴。

  又几个猛扎,阿郎连声高呼好爽,旁边的罗强也大呼小叫地喊过瘾,听得小溪边上的蓉蓉和林樱直跺脚,蓉蓉更是大骂道:「死阿郎,为什么不早说可以游泳?我们都没有准备游泳衣,怎么游啊?」阿郎往岸上喷了一口水柱,一声怪叫:「切,这里方圆几里人都没有,太阳又准备落山了,你们怕什么,直接下来游就是,我们也什么都没有准备,还不是照样游?……」蓉蓉有点心动的样子,林樱却大声娇嗔:「女生和男生怎么能比呢?什么都不穿就游泳那不羞死呀?况且你们两个不是人吗?」罗强向阿郎递了递眼色,阿郎会意地点了点头。

  阿郎继续鼓动道:「唉,随便你们喽,这么好的山泉水,不下来洗一洗泡一泡,那真的太可惜了,刚才我特别注意村里年轻一点的女人,她们的皮肤还真的很好……可惜,可惜呀!」阿郎只是胡吹乱叫,其实他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两个小美女的胸部和美腿。

  蓉蓉听罢,居然道:「是真的吗?」

  阿郎心里暗暗好笑,大赞这个蓉蓉果然「胸大无脑」,只是蓉蓉和林樱在看着他,阿郎只好装做一脸认真道:「那当然是真的,况且你们走了大半天了,汗流浃背的,不洗一下,估计明天起痱子……」天底下的女孩没有不怕起痱子的,阿郎话还没有说完,蓉蓉马上嗅嗅自己的腋下,林樱也闻闻自己的手臂,然后一脸懊恼地对视几秒,彷佛说:真的有异味耶。

  阿郎还能忍住不笑出来,罗强就再也忍不住了,他只好一个猛子潜入水中,不想潜入太急,竟把他呛了几口水。

  阿郎看见蓉蓉和林樱已经跃跃欲试,决定再加把火,他鼓动道:「这样吧,如果你们觉得不好意思,我们把水潭让给你们,我和罗强去支起帐篷,今天晚上就在这附近过夜了……」林樱和蓉蓉一听,大喜过望地跳起来,蓉蓉咯咯笑道:「阿郎哥想得真是周到,可是你们也别走太远,看不见你们心里没有安全感耶,不过,你们可不许看哦……」「不看,不看……」阿郎和罗强异口同声地答应。

  「哇……」

  两美女也异口同声地大叫,原来从小溪爬上岸的阿郎和罗强只穿着内裤,内裤可不比游泳裤,被水一浸泡,男性生殖器官就显露出来,形同裸露下体,蓉蓉连忙扭过头去,林樱就双手掩目。阿郎和罗强哈哈大笑,却不知道,林樱的手指缝已悄悄张开。

  看着阿郎和罗强走远,林樱和蓉蓉才隐身大岩石后,阿郎估摸两美女已经开始脱衣解裙了,幻想着女人的乳浪臀波浮现在眼前,阿郎身体开始发热,那东西已高举。

  旁边的罗强看见阿郎的反应,哈哈大笑,阿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:「笑那么淫荡做什么?我对男的不感兴趣……」罗强一时语塞,刚要出口反击,忽听两声娇柔的惊叫,惊叫声方向来自蓉蓉和林樱的那位置。

  「不好……」

  阿郎和罗强顾不得穿衣服,扔下手的行囊,箭步如飞向小水潭冲去,小水潭里,两个小美女慌张地扑腾。来不急犹豫,阿郎和罗强已经跳下水潭中,也不管要救的人是谁,一人抱住一个,入手处,细软柔滑,丰满无比的奶子让阿郎抓个正着,眼前的一张俏脸上苍白得再也没有半点血色,一阵轻咳,溪水从樱桃小嘴喷出,洒了阿郎一脸,阿郎仔细一看,却原来是蓉蓉。

  原来蓉蓉和林樱也是见潭里的溪水清澈见底,以为不深,两人一入水,突然发现踩不到底,顿时慌张起来,加上山里流下的泉水冰冷刺骨,这让她们的手脚有点僵硬,就连岸边的大岩石也滑不溜手,抓不牢,所以尽管她们不是旱鸭子,但情急之下居然游不起来,只好大喊大叫。

  看见抱住自己的是阿郎,蓉蓉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两个丰满的奶子,她的双腿紧缠住了阿郎的身体,苍白的脸上也迅速染上了红晕,胸口还在起伏不定地喘息,口中已经破口大骂:「死阿郎,水那么深都不告诉我,你想淹死我呀?」「喂,是我救你耶,你斯文点好不好?别动不动就诅咒人家死吧。」「就骂你……谁让你救?死阿郎,臭阿郎……」「好,那我放手了……」阿郎假装要放手。

  「放手就放手,反正什么东西都给你们两个臭男人看到了,让我死了算了…」蓉蓉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。

  阿郎一脸奇怪地问道:「你说什么话?你的身子不是早让罗强看了?你们都早已经……」蓉蓉柳眉倒竖:「你放屁,是谁说的?是罗强告诉你的?」阿郎心中大乐不已,他明白了一定是罗强吹牛,听到蓉蓉的责问,他连连点点头。

  愤怒的蓉蓉大声咒骂罗强的卑鄙无耻兼下贱。

  情绪还在激动,突然蓉蓉嘤咛一声,浑身轻颤,她发觉一丝不挂的下体被一根棍似东西顶到了自己的敏感禁区,那东西不但坚硬而且轮廓硕大。她焦急地要推开阿郎,那知道阿郎双臂如铁,蓉蓉挣扎不了,气力已竭,身体回落,臀部也跟着下沉,刚好被迎上的东西顶入禁区,借助溪水的润滑,那硕大坚硬的东西竟能长驱直入。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嗯……」

  电光火石之间突发的意外让蓉蓉吃惊地张大了樱桃小嘴,涨满的感觉也让她说不上话来。

  阿郎嘴角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坏笑,他想不到刚才纵身跳下水潭时,用力过猛,内裤被褪到了膝盖,成全了他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  「不要啊……阿郎……」

  蓉蓉的哀求声音细如蚊蝇,楚楚可怜的眼神,很难让阿郎相信她刚才还是个泼辣十足的女人,现在却温柔得像只小鸟。

  抱了许久,阿郎的手点发麻,他温柔地把嘴贴近蓉蓉的耳朵问:「我们上岸好吗?」蓉蓉微微张开樱桃小嘴,脸红红地望着阿郎,玉笋般的手臂环绕着阿郎的脖子,那双凝脂般的酥胸已经紧紧地贴着阿郎的胸口上:「嗯……死阿郎……你太坏了……」「那还不是你带坏的?……」

  阿郎嘻笑说完,双手托住蓉蓉的屁股,猛地挺动腰腹,双脚移动,向岸上走去,那插在蓉蓉小穴里的大东西随着阿郎的一步一步走动,也进进出出地摩擦那妙处的敏感神经。

  在水中走动非常缓慢,这害得蓉蓉娇喘连连,环在阿郎脖子上的双手越抱越紧,小蛮腰也悄悄地摆动。

  经过罗强的身边,林樱娇呼:「表姐……罗强哥他欺负我……」阿郎扭头看去,那边的风光也是十足旖旎,罗强口里正叼着林樱的乳头,清澈的溪水下依稀地看见罗强的手托住了林樱的臀部,而林樱的双腿也紧紧地夹住了罗强的腰,玉背上的肌肤雪白如牛奶。看到阿郎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林樱的脸红得似火烧。不想摘下眼镜的林樱竟然是貌美如花,阿郎不禁看得呆了一呆。

  「啪……」一声清脆的耳光让阿郎脸上火辣辣的。

  阿郎愤怒地瞪着蓉蓉大骂:「泼妇,你打我?」媚眼如丝的蓉蓉柔声道:「就打你,看什么看?快走呀……」「走就走,以后不许打我的脸……」「啪……」

  「天呐,你变态,我今天搞死你……」

  夕阳西落,远处牛郎山里传来了一阵阵歌声,那是山里的情歌:

  「桂花村里桂花香,桂花树下妹妹想,妹妹想什么呀?想哥哥摘呀摘桂花,给呀给妹妹,头上戴,哎喽咧……哎喽咧……」
  田野上的秋风不会让人瑟缩,但夜深露重还是让蓉蓉有点凉意,不远处的娇啼喘息更让她心慌意乱。

  她抚了抚裸露的手臂,美目飘向阿郎,神态忸怩地说道:「有点凉,我……我也进帐篷了……」说完,站了起来,不想走太急,「哎哟」一声,摔倒在草地,阿郎弹身而起跪倒在蓉蓉身边,温柔而关切地问:「摔哪里了?痛吗?……」蓉蓉眨着勾人的眼睛,摇头不语,胸口却急剧地起伏,阿郎笑了,他的手摸着蓉蓉的迷人脚踝:「怎么不说话?是不是这里?……」似乎感觉到有点痒,蓉蓉吃吃地笑了起来,但还是什么话都不说。

  阿郎「哦」地一声道:「我知道摔哪了,是不是这里?……」阿郎顺着光滑的小腿一路摸到蓉蓉的大腿根部,攀上了吹弹可破的小屁股,滑进了两股间的裂缝……「哎呀……不是这里……别摸……」

  「我看就是摔了这里,我帮你揉揉……」

  阿郎两根手指灵巧地穿过绵薄的小内裤,向蜜汁荡漾的地方前进。

  「嗯嗯……喔……你的手……死阿郎……臭流氓……」「那我就彻底流氓一次给你看……」阿郎解开了裤头,掏出了一根狰狞的东西,扯下了蓉蓉薄小的内裤,整个身子压在了蓉蓉粉嫩的屁股上。

  「你干什么……哦……不要……不要在这里……我们进……进帐篷去……」那狰狞而粗大的东西像蛇一样滑进了蓉蓉的小穴深处,他舔着蓉蓉幽香的耳根,咬着嫩嫩的耳垂,嘴里嘟哝着:「我的小蓉蓉,这里就是帐篷……」蓉蓉浑身剧颤,敏感地带受到了强力冲击,她大口地喘着粗气:「会让小……小樱……看到的……」「看到就看到,让她看看她的表姐夫是多么的厉害……」阿郎弓起了腰腹,直上直下地撞击蓉蓉柔嫩肉瓣,每一次都直插尽头,每一次都带出粘滑的蜜汁。

  「啪啪」响声在寂静的荒野显得格外清晰,蓉蓉再也顾不上羞耻,她挺起了臀部迎送阿郎抽插,剧烈而有节奏的摩擦终於让她发出了一次亢长的呻吟,阿郎猛烈的哆嗦延长了她的美妙快感,她满足地笑了。

  不远处的帐篷停止了抖动,有人在说话:「天啊,你表姐真浪……」「嗯嗯……强哥,你的那里怎么又粗了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」大地上的无限春意,就连高悬在夜空的明月也羞得不好意思再看。

  秋风送爽,美人在抱,本来应该是美梦连连的夜晚,无奈啤酒喝太多,阿郎实在憋不住,半夜匆忙起来解内急,朦胧中,一阵断断续续的歌声悄然飘至,再仔细一听,分明是一个女声,阿郎心里咯噔一下,睁圆了双目四周搜寻,远远地看见有一个白影。

  夜半歌声?阿郎突然头皮发麻,竟然忘记了要解内急,搓了搓朦胧睡眼,孱孱小溪边竟有一个女子在沐浴,好奇心让阿郎变得胆大,他猫起了身子,悄悄靠近,皎洁的月光下一个纤毫毕现的仙女不但在洗澡,还在轻声地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吴越软语的小调让阿郎倍感熟悉,再靠近一看,这不是林樱是谁?

  林妹妹玲珑娇小的身躯凹凸有致,光洁的肌肤让月光都变得柔和起来,嘴角含颦,鼻音细扬,一双玉臂抬起,轻梳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,举止温雅,神态高贵,那韵味人间那里有?敢情她原本就是七仙女下凡。

  趴在草丛中的阿郎都看痴了,刚想再靠近,突然林樱一声惊呼,从水中跳起,一边跑上草地一边拍打光滑的臀部,阿郎定睛一看,那翘圆的臀肉上有一个小黑点,林樱惊叫:「哎哟,疼死了……」阿郎顾不了那么多,他从隐蔽处跳了出来,大喝一声:「小樱不要动,是水蛭……」「啊?阿郎哥,是你……快救我……」

  受到惊吓林樱发出楚楚可怜的哀求,娇小的身体紧张得不断颤抖。

  阿郎命令道:「快,你趴下,不要动……」

  林樱听话地趴在草地上,阿郎来不及欣赏满美妙的臀部曲线,伸出手指忙去抠那水蛭,不想水蛭遇袭,反而拚命地往林樱身体钻,林樱疼得连连呻吟,阿郎道:「我要吐口水了……」他张开嘴巴,往水蛭上连吐了几把口水,但还是没有多少用。

  林樱嘤嘤地哭了起来:「我……要死了……阿郎哥救我呀……」阿郎又着急又好笑地骂道:「哭什么?死不了,有一个办法,以前我们也用过?」「那快用啊……」

  「好……」

  阿郎脱下了裤子,腾出了肿胀的阳物,林樱回头一看,「啊……」地一声,颤抖地问:「你要干什么?……」「没有时间解释了,你忍着……」

  阿郎说完放开尿道,一缕滚烫而带着骚味的尿流急射而出,水蛭根本无法忍受那含有酒精的尿液,只喷射了一下,那水蛭就滚落了下来,但却带出了一片鲜血,阿郎一边继续急射一边对林樱道:「水蛭已经出来了,但尿可以消毒你的伤口,你再……忍……忍住……」余尿将尽,阿郎打了个冷战,手中一抖,那股尿流改变了方向,不偏不倚,射到了那隐秘敏感的地带,虽然是余尿,但去势依然有力,林樱浑身猛地颤抖,整个人软绵地趴在了草地,她羞愧之极地用双手掩脸,娇声说:「我没脸见人了……我……」阿郎嘘出了一口气,把那东西收回了裤裆,不以为然道:「那有什么?就你知道,我知道,怕什么?谁叫你跑到浅水带水草的地方洗澡呢?那些地方就容易养水蛭,也就是蚂蝗,知道吗?」林樱幽幽道:「我怎么知道?那个水潭水又太深,我不敢去,就……就跑到浅一点的地方去洗,谁知道有蚂蝗呢?现在我全身又脏又臭,我真的死了算了……」「这边有蚂蝗,你到水潭那边用溪水冲洗一下了……」「我……我……我一点气力都没……」「喂,你身上都是尿也,难道要我抱你?……」「你……你欺负人……那也是你身上的污秽……哇……」娇滴滴的林樱这辈子哪曾受过这样的屈辱?想到自己满身腥骚,不禁悲从中来,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阿郎连忙摀住林樱的嘴,焦急道:「别哭,我抱你过水潭洗就是了,吵醒了大家那就麻烦了……」林樱这才破涕为笑,看着梨花带泪的俏脸,阿郎呆了呆,林樱双臂乘机像八爪鱼一样,缠上阿郎的脖子,阿郎抱住林樱的纤腰,只轻轻一提,就把她挂在了身上,林樱双腿紧紧夹住了阿郎的熊腰,这时,阿郎才发现,林樱看他的眼神比月光还温柔,她起伏的乳房雪白而坚挺。

  小水潭里,两具洁白的肉体纠缠在一起,林樱在呻吟:「阿郎哥,你怎么洗洗了,就洗到了那个地方啦?」「哦……这……刚才有点尿射到了那个地方了嘛……要洗洗……」「那……那你为什么洗到里……里面去呀?……」「当然是为了洗乾净点……」「嗯嗯……什么东西呀?……好涨……」

  「手指头……」

  「讨厌,有那么粗的手指吗?」

  ……

  东方露白,天已经蒙蒙亮,山里的情歌又开始回荡在空旷的山野:

  「桂花村里桂花溪,桂花溪里哥哥想,哥哥想什么呀?想妹妹来呀来溪边,给呀给哥哥,洗衣裳,哎喽咧……哎喽咧……」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夜总会的她 下一篇:女友被我们干的很爽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